《国家湿地》电子读物
《国家湿地》第五十六期
《国家湿地》第五十五期
《国家湿地》第五十四期
《国家湿地》第五十三期
《国家湿地》第五十二期
《国家湿地》第五十一期
《国家湿地》第五十期
《国家湿地》第四十九期
《国家湿地》第四十八期
《国家湿地》第四十七期
《国家湿地》第四十六期
《国家湿地》第四十五期
《国家湿地》第四十四期
《国家湿地》第四十三期
《国家湿地》第四十二期
《国家湿地》第四十一期
《国家湿地》第四十期
《国家湿地》第三十九期
《国家湿地》第三十七期
《国家湿地》第三十六期
《国家湿地》第三十五期
《国家湿地》第三十四期
《国家湿地》第三十三期
《国家湿地》第三十二期
《国家湿地》第三十一期
《国家湿地》第三十期
《国家湿地》第二十九期
《国家湿地》第二十八期
《国家湿地》第二十七期
《国家湿地》第二十六期
《国家湿地》第二十五期
《国家湿地》第二十四期
《国家湿地》第二十三期
《国家湿地》第二十二期
《国家湿地》第二十期
《国家湿地》第十九期
《国家湿地》第十八期
《国家湿地》第十七期
《国家湿地》第十六期
《国家湿地》第十五期
《国家湿地》第十四期
《国家湿地》第十三期
《国家湿地》第十二期
《国家湿地》第十一期
《国家湿地》第十期
《国家湿地》第九期
《国家湿地》第七期
《国家湿地》第六期
《国家湿地》第五期
《国家湿地》第四期
《国家湿地》第三期
《国家湿地》第二期
《国家湿地》第一期
《国家湿地》第四十二期

给鸟留下的枣 文/唐宁侠
发布日期:2018-01-09浏览次数: 字号:[ ]

       这是好多年以前的事了。那年我十二岁,第一次到乡下的姑母家去。

  那是个初冬时节,树木的叶子早已落尽。姑母家的院子里有一棵大枣树,令我奇怪的是,无叶的枣树的高处,却有几十颗枣还挂在那里。枣虽然已经干枯,但仍红得耀眼。我心里不由埋怨姑父姑母的粗心,收枣怎么不收净呢?多可惜啊!

  第二天上午,姑父姑母有事出去,嘱咐我在家看家。我无事可干,决定把树上的干枣弄下来,解解馋。爬树是我的强项,我像猴子一样爬上树,攀着树枝一阵猛摇,然后滑下树,将掉落的枣捡起,再然后将其变成了一堆枣核。

  姑父姑母回来,一时倒没注意到枣树上的变化。但这天黄昏,听得树上一阵喜鹊的呱噪,姑父出屋抬头看时,见树上的枣没了,又见树下有不少枣核,就皱起了眉头。

  晚上,他向我讲了一个故事:在那贫穷和饥饿的年代,有一年冬天,他的父亲得了重病。中药虽然抓来了,但却到处找不到做药引子的红枣。有老人就指点他说:“去找山喜鹊借吧,山喜鹊那里肯定有。”

  山喜鹊等鸟类是人类的朋友,它们春夏秋捉庄稼和树上的虫子吃。冬天没虫子了,就吃它们预先储存于树下或山头虚土里的干果。姑父来到山坡,见虚土就扒,果然弄回来几捧干枣。姑父的父亲的病好后,直叹气:“唉,鸟们储存个过冬食物多不容易啊,而我们却硬是给它夺走了,它们得挨饿了呀!”

  这年,姑父就在院里栽下了一棵枣树。树结枣后,每当收枣时,他都要在树的高处留些枣在树上,任由山喜鹊等鸟啄食和储藏。姑父说:“这些山喜鹊都习惯了,忽然发现有人鸟口夺食,它们能不生气和惊叫吗?”

  我后悔不迭,说:“这可怎么办呢?”姑父说,明天想法补救吧。

  第二天一早,姑父先砍下一支带刺的枣树枝,又弄了些枣来,一颗颗扎在枣枝的刺上,让我上树绑到了树顶。不久,喜鹊就飞来了,欢快地叫着。

  从那以后,我不仅再没干过鸟口夺食的事,还在城里我家阳台的外面,挂上了一个小篮子,经常往里边放些枣呀什么的干果,就常见喜鹊等等的鸟儿在外面飞,唱着好听的歌。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