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湿地》电子读物
《国家湿地》第五十六期
《国家湿地》第五十五期
《国家湿地》第五十四期
《国家湿地》第五十三期
《国家湿地》第五十二期
《国家湿地》第五十一期
《国家湿地》第五十期
《国家湿地》第四十九期
《国家湿地》第四十八期
《国家湿地》第四十七期
《国家湿地》第四十六期
《国家湿地》第四十五期
《国家湿地》第四十四期
《国家湿地》第四十三期
《国家湿地》第四十二期
《国家湿地》第四十一期
《国家湿地》第四十期
《国家湿地》第三十九期
《国家湿地》第三十七期
《国家湿地》第三十六期
《国家湿地》第三十五期
《国家湿地》第三十四期
《国家湿地》第三十三期
《国家湿地》第三十二期
《国家湿地》第三十一期
《国家湿地》第三十期
《国家湿地》第二十九期
《国家湿地》第二十八期
《国家湿地》第二十七期
《国家湿地》第二十六期
《国家湿地》第二十五期
《国家湿地》第二十四期
《国家湿地》第二十三期
《国家湿地》第二十二期
《国家湿地》第二十期
《国家湿地》第十九期
《国家湿地》第十八期
《国家湿地》第十七期
《国家湿地》第十六期
《国家湿地》第十五期
《国家湿地》第十四期
《国家湿地》第十三期
《国家湿地》第十二期
《国家湿地》第十一期
《国家湿地》第十期
《国家湿地》第九期
《国家湿地》第七期
《国家湿地》第六期
《国家湿地》第五期
《国家湿地》第四期
《国家湿地》第三期
《国家湿地》第二期
《国家湿地》第一期
《国家湿地》第四十二期

鸟类对人类的贡献/谢洪伟
发布日期:2018-01-08浏览次数: 字号:[ ]

       鸟类与人的关系是错综复杂的,而且因时间、地点和具体的条件而差异,例如专门消灭农林害虫的鸟类当然是益鸟,但它也吃益虫。而且,严格说来,要判明鸟类所带来的益处,光凭了解它一天吃多少害虫还不够,尚需查明通过这些鸟类的取食,是否真正抑制了自然界内害虫的数量。有些鸟类在春、夏季育雏期间能消灭大量害虫,但在春播和秋收季节糟蹋庄稼,冬季又以田间的杂草种子为主食。因此,“益”和“害”是相对的,没有绝对的益鸟或绝对的害鸟。尽管存在着这些复杂的问题,经过鸟类学家深入的研究,一致认为现今生存的鸟类中,除少数例外,都是有益的或益害不甚显著的,而有益鸟类又占绝大多数。

  鸟类对人类的贡献可以概括为以下方面:

  野生鸟类是家禽的来源。家禽在人们生活中的重要性不需多述,目前世界上仅家鸡的品种就有60多个,为我们提供了优质的肉、蛋和绒羽。现今的家禽都是我们的祖先历尽千辛万苦,从野生鸟类中筛选、驯化和培育出来的,而且现今人们仍在努力探索着野生鸟类的驯化工作。除了人们熟悉的家鸡是从原鸡驯化来的;家鸭是从绿头鸭、斑嘴鸭以及白眉洋鸭驯化来的;家鹅是从鸿雁、灰雁以及埃及雁驯化来的;家鸽是从原鸽驯化来的;鸬鹚(鱼鹰)是从野生鸬鹚驯化来的以外,还有很多鸟类已经逐渐成为养禽业的重要对象了。例如鹌鹑、环颈雉和鸵鸟。我国近年来对一些特产珍稀鸟类例如褐马鸡成功地实现了半野生状态下的驯化,为我们提供了这样一个问题:我国是世界上鸡类等野禽最丰富的国家之一,如何更好地保护它们、研究它们,将更多的有价值的种类加以驯化。我国是最早驯化出家禽的国家之一,例如西欧一贯认为是印度在公元前两千年首次驯化成功的家鸡,经我国鸟类学家考证,我国家鸡的驯化历史至少不晚于印度。最近在河北省武安县磁山新石器时代早期文化遗址中所发现的家鸡的骨胳,又把我国饲养家鸡的历史追溯到距今七千多年以前。我们的祖先在七千多年前能做到的事,在科学如此昌明的今天,一定能做得更多、更好。

  野生鸟类为人类提供了大量的肉、蛋、羽绒、粪肥。野禽的肉质细嫩、营养丰富、味道鲜美,又加上比家禽受城市等工业污染的可能性小,因而成为人们竞相选食的佳淆,价格比家禽昂贵。我国狩猎鸟类极为丰富,其中有很多享有盛誉,例如大兴安岭和长白山特产的榛鸡,曾是历代皇朝的贡品,称为“飞龙”。鸟类每年为人们所提供的羽绒、饰羽等原料,以及用其加工成的各种轻工业产品、玩具和工艺美术品等,更是不可胜数。它们的价值有时是难以估计的,仅以美洲白鹭的饰羽而论,本世纪初西欧流行在妇女的帽子上装几根漂亮的羽毛,尤以美洲白鹭的饰羽最为名贵,1902年仅在伦敦市场上成交的就有1300公斤以上,按当时的价格以重量计,比金子还贵。鸟粪含有大量的氮和磷化合物,是优质的有机肥料。沿海及海岛上所集聚的海鸟,例如鸬鹚、信天翁、鸥类等,是鸟粪的主要提供者。每年由南美和非洲所提供的鸟粪,就有30万公吨,其中以秘鲁的产量最高,那里的海岛上历代沉积的鸟粪厚达55米,从19世纪起开始兴建工厂,作为矿产开发,到目前虽已开发完毕,但每年所积蓄的鸟粪尚有8厘米厚。我国西沙群岛的很多岛屿,几乎全被鸟粪覆盖,是很有开发潜力的资源。

野生鸟类在药用和供观赏方面的价值也是尽人皆知的。《本草纲目》中就记载了数十种鸟类的医学用途。当然在药用方面必须采取慎重态度。

  鸟类最重要的、也是最容易被人们忽视的,是它们间接给人们带来的益处。据估计鸟类约有一千亿只,遍布在多种多样的环境内,它们在消灭害虫、害兽以及在维持自然界的生态平衡(稳定性)方面,有着十分重要的作用。就以消灭害虫、抑制虫灾为论,自古以来就为人们所称道。据《酉阳杂俎》记述:“开元中蝗虫食禾,有大白鸟数千,小白鸟数万,尽食其虫”。1848年摩门人开拓美国的犹他州,遇到洪水为灾,随后又来了成千上万的蟋蟀,所过之处,庄稼一扫而光;正当灾民束手无策时,飞来了上千的加里佛尼鸥,很快将蟋蟀消灭。现今犹他州盐湖城的广场上,尚竖立着价值四万美元的、有两只金色海鸥的纪念碑。

  有人计算,一只燕子在夏季能吃掉五十万到一百万只苍蝇、蚊子和蚜虫。群栖的一千只紫翅椋鸟,在育雏期间能消灭廿二吨重的蝗虫。对新疆粉红椋鸟的调查发现,它们在繁殖期能使捕食区内的蝗虫从每平方米33只下降到不足一只。鸟类对森林及城市园林的保护作用也很明显,很多农药无法杀害的树皮下和果实内的害虫,却能被鸟类一个个地啄食。这方面最显著的例子是啄木鸟,有人研究两种美洲的啄木鸟,发现能消灭果园中越冬幼虫的52%以及农田越冬的玉米螟幼虫的64-82%。很多鸟类对控制针叶林的危险敌人松毛虫有重要贡献,有人曾在一只杜鹃的胃里找出一百七十三条松毛虫、十二只金龟子和四十九条舞毒蛾幼虫。黑龙江省带岭林场招引益鸟防治落叶松害虫,使越冬的松毛虫从对照区的每株10.1只降到每株平均1.3只。自然界中鸟类的绝大多数是以昆虫为食或以昆虫饲喂雏鸟,它们在消灭害虫方面的作用是非常可观的。

  鸟类中的猛禽(鹰和猫头鹰类)大多是专门以老鼠等啮齿类为主食的,对于控制农林害兽很有帮助。猫头鹰是夜间活动的猛禽,正好消灭夜间活动的鼠类。有人研究了1900块猫头鹰的食物残块,发现有46179只哺乳动物,几乎全部是啮齿动物。有人计算,一只猫头鹰在一个夏季所消灭的老鼠,相当于保护了一吨粮食。对湖北武昌越冬长耳鸮的食物残块分析,有70.3%是小型兽类,主要是黑线姬鼠。黑线姬鼠是我国农田中的重要害鼠,在很多地区还是危险疾病出血热的传播者,猫头鹰在这方面的功绩引人注目。我们还应看到,很多鸟类,特别是兀鹰、猫头鹰等猛禽以及海鸥,乌鸦等,有嗜食腐肉的习性,它们在消灭有病的动物和腐烂尸体、消除有机物对环境的污染方面有特殊贡献,被人们称誉为“自然界的清道夫”。

  很多鸟类是植物花粉及种子的传播者,尤其在热带地区更为显著。据统计,在澳洲地区专以花蜜为食的鸟类就有八十多种,其中见于我国南方的有食蜂鸟、太阳鸟、啄花鸟、绣眼鸟、鹎和鹦鹉等。它们穿飞于花丛之间,在啄吸花蜜时就起到传播花粉的作用。以植物种子为食的鸟类,特别是北方普遍分面的鸫、鳾、松鸦和星鸦等,对于许多树种的扩散有贡献,是自然界的“植树造林”能手。例如星鸦嗜食橡树种子,而且秋天具有储藏橡子的习性,常常收集数以百计的橡子,贮藏在远处不同的角落,但却常常遗忘,这些被散布的橡子是橡树林扩展的一个原因。有人证明,某些硬壳的植物种子,在通过鸟类的消化道之后,更容易萌发;再加上附上的鸟粪,连肥料都提供了,当然更容易成活。

应该指出的是,人们在评价鸟类的益处时,从习惯上往往把注意力集中在直接益处以及比较明显的间接益处方面。其实从整个生态系统考虑,由于鸟类的种类多、数量大、分布广,处于生态锥体的不同营养水平上,其间的食物链关系极其复杂,在能量流动方面占有重要位置。即使是表面看起来益害不明显甚至有害的种类,如果捕猎过度,“牵一发而动全身”,也会通过食物链的关系而破坏了生态系统的自然平衡,从而招致严重的后果。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