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湿地》电子读物
《国家湿地》第五十六期
《国家湿地》第五十五期
《国家湿地》第五十四期
《国家湿地》第五十三期
《国家湿地》第五十二期
《国家湿地》第五十一期
《国家湿地》第五十期
《国家湿地》第四十九期
《国家湿地》第四十八期
《国家湿地》第四十七期
《国家湿地》第四十六期
《国家湿地》第四十五期
《国家湿地》第四十四期
《国家湿地》第四十三期
《国家湿地》第四十二期
《国家湿地》第四十一期
《国家湿地》第四十期
《国家湿地》第三十九期
《国家湿地》第三十七期
《国家湿地》第三十六期
《国家湿地》第三十五期
《国家湿地》第三十四期
《国家湿地》第三十三期
《国家湿地》第三十二期
《国家湿地》第三十一期
《国家湿地》第三十期
《国家湿地》第二十九期
《国家湿地》第二十八期
《国家湿地》第二十七期
《国家湿地》第二十六期
《国家湿地》第二十五期
《国家湿地》第二十四期
《国家湿地》第二十三期
《国家湿地》第二十二期
《国家湿地》第二十期
《国家湿地》第十九期
《国家湿地》第十八期
《国家湿地》第十七期
《国家湿地》第十六期
《国家湿地》第十五期
《国家湿地》第十四期
《国家湿地》第十三期
《国家湿地》第十二期
《国家湿地》第十一期
《国家湿地》第十期
《国家湿地》第九期
《国家湿地》第七期
《国家湿地》第六期
《国家湿地》第五期
《国家湿地》第四期
《国家湿地》第三期
《国家湿地》第二期
《国家湿地》第一期
《国家湿地》第四十二期

散发古莘文化神韵的“小江南”——陕西合阳洽川湿地风景名胜区 文/路刚
发布日期:2017-08-29浏览次数: 字号:[ ]

“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这首《诗经》的开篇之作《关雎》,千百年来一直为世人所传颂,是一首经典的爱情诗歌。应该说,对于这首脍炙人口的诗篇,很多人都耳熟能详,但也许并没有多少人知道它来源于何地。

在陕西省东北部的渭南市合阳县,有一处黄河流域最大的河滨湿地——合阳洽川湿地风景名胜区。据考证,《诗经》中有30多篇与这里有着很深的渊源,《关雎》讲述的就是发生在古代洽川的故事。

 

陕西省合阳洽川湿地风景名胜区位于黄河秦晋大峡谷中段,秦、晋、豫接壤处,占地面积165平方公里,距合阳县城以东23公里,距省会西安180公里。它东临黄河,紧靠黄河,西依青山,是黄河流域最大的湖泊型湿地。这里土地肥沃,气候湿润,水源充足,物产丰富,素有“小江南”之称,已成为黄河中游的一颗璀璨明珠。

洽川湿地的“洽”字在这里不读“qia”,而是读作“he”,它的读音来源于《诗经》,历史上专指“洽川”这个地方。洽川湿地虽然紧靠黄河西岸,却几乎和黄河融为一体,但是这里的水并不是来自黄河,和大多数的湿地不同,洽川湿地有上千眼大大小小、星罗棋布的泉水,这些泉水靠天然压力自喷而出、水量丰沛,当地人称之为“瀵泉”。 如同“洽川” 的“洽”字一样,“瀵”字同样是这里的专用字,《辞源》中对其解释为:“瀵,水名,在陕西合阳”。可以看出,这个“瀵”字的构成比较特别,三点水加一个“糞”字,就是水从地面喷出漫溢的意思,寓意为有水、有田,共同形成米粮川。

瀵泉为合阳县所独有,常年水温在29-31℃,属喷发型温泉,含有氮、磷、钾、锶、硒、铜等矿物元素,是优质的温泉水,被誉为“华夏一绝”。我国的许多古籍都对瀵泉有记载,早在2000多年前,春秋战国时期的《列子·汤问》中,就称其“味过醪醴”、“沐浴神瀵、肤色脂泽”,可见洽川的泉水在那时就已经闻名天下。

瀵泉是洽川湿地特有的奇观,在洽川,较大的瀵泉共有7眼,从南到北分别是夏阳瀵、处女泉、西鲤瀵、渤池瀵、熨斗瀵、王村瀵和子瀵。据有关部门测算,不算湿地中数不清的小泉眼,单是这几个主要泉水的出水量,每天可以达到7.3万立方米。在黄河枯水期,洽川湿地成为黄河重要的水源补给地区。

在洽川这7个较大的瀵泉中,出水量最大的是夏阳瀵,当地老百姓习惯称其为“神泉”, 用泉水浇灌的农作物,产量能提高一至二成,当地人都认为是“天然肥水”。 夏阳瀵古时候曾被引到朝邑灌溉农田,如今已成为陕西省养殖热带黑乌鲤、罗非鱼、胡子鲶、白鲳等特种鱼养殖和出口创汇基地。

如果说夏阳瀵是以出水量大及其实用性而闻名的话,那么7大瀵泉中的处女泉则是以其神奇、迷人而备受关注。处女泉实际是一个泉群,大小泉眼不计其数。这些泉眼大的如车轮,小的如蚂蚁穴,泉水从地下向上喷涌,因而浮力极大,人入水不沉,并且,由于泉水是从覆盖泉眼的沙层中涌出,站在泉边凝视,可见泉水冲起金黄色的细沙,汇集成一个巨大的蝴蝶状,故有“蝴蝶泉”之美称。入水洗浴者如果踩在泉眼上,泉涌沙动,如绸拂身,会感到无比畅快,所以又有“沙浪浴”的美誉。

处女泉原名东鲤瀵,“处女泉”这个名字来源于一个古老的民俗传说。相传,古洽川是周武王母亲太姒的故乡,也是伏羲画卦的地方。周文王姬昌因仰慕伏羲,也喜欢推演八卦,常在这里演卦诵诗。太姒姑娘经常到东鲤瀵沐浴,一日,姬昌邂逅出浴后美如天仙的太姒,为其所吸引,倾慕不已,终成美好姻缘。后来,当地就形成了一个风俗,凡姑娘出嫁前,都要来这里沐浴,于是,此泉也就被形象地称为“处女泉”。据考证,这就是《诗经·关雎》这首诗歌的来历。“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世代传颂的诗句和风景如画的处女泉一起演绎了一代君王与平民淑女纯真完美的爱情故事。因此,这里被誉为“《诗经》文化之乡,中华爱情诗之源”。

 

神奇的泉水让神奇的洽川湿地有了许多神奇的故事,也使这里成为动植物生长的乐土。在肥水环绕的湿地中,生长着芦苇、碱蓬、水蓼、香蒲等各种天然水生植物群落,期间又镶嵌着绵延十里有余的荷塘,广袤的芦苇荡、草滩,葱郁的林带以及连片的荷塘、鱼塘等形成独特的湿地生态系统,俨然一派北国江南的秀丽景色。

虽然芦苇是常见的湿地植物,但洽川的芦苇还是值得着重介绍一下。洽川湿地有天然形成的10万亩芦苇荡,是全国最大的芦苇荡之一,堪与宁夏沙湖和河北白洋淀媲美,被誉为“天下第一荡”、“天然氧仓”。一望无际的芦苇荡,春天芳草遍地,夏日绿波万顷,秋季芦花满天,隆冬百鸟酣栖。“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也许,千百年前,我们的先民便是在这浩渺无垠的芦苇荡中反复吟唱这首优美动人的爱情故事。如今,景区利用天然芦苇荡打造的苇荡迷宫已初具规模,郁郁葱葱的芦苇形成一道道严实的屏障,曲曲折折迂回的水路扑朔迷离,穿梭其中,常常会让人恍若进入了时光隧道,它给人们带来的,不仅仅是生态旅游的休闲模式,也是游客荡舟、捉迷藏、观光旅游的好场所。洽川的芦苇荡除了以面积大闻名全国以外,其芦苇的质量也是上乘的,这里被千眼温泉滋养长大的芦苇密度大、韧性足、苇杆坚硬,当地人称其为“铁杆芦苇”。

在温泉水的滋养下,洽川湿地内的动植物资源非常丰富,据初步统计,湿地内有多种天然植被,还有上百种中草药。陕西有一句俗话,叫做“秦地无闲草”,洽川更是遍地都是宝,湿地也是中草药的宝库,这些从小“喝”着矿泉水长大的中草药,比别的地方长得更加茂密。在洽川湿地众多的草药中,最为出名的是远志,最早记载于2000多年前的《神农本草经》,被列为“药中上品”。由于合阳特殊的地质特点,这里出产的远志闻名天下,被称为“合志”。唐朝时,洽川中草药成为皇宫贡品,明清时代出产到东南亚各国,价格昂贵。

洽川湿地内水草丰茂,虾、螺、蚌、蛙、藻类等以及微生物,为鱼类和野生水禽提供了丰富的食物来源,形成湿地特有的生物链,这里便成为鱼的乐园、鸟的天堂。除了常见的淡水鱼类外,洽川湿地还盛产黑乌鲤、罗非鱼、胡子鲶、白鲳等特种鱼。湿地内常年生活着灰鹤、鸳鸯、白鹭、野鸭等鸟类,每到冬季,还有丹顶鹤、白天鹅、黑鹳、大鸨等百余种国家珍稀鸟类来此栖息。

广袤丰富的水草资源和幽静神秘的自然环境,构成了一幅和谐的自然生态美景。“万顷芦荡探幽,千眼神泉沐浴,百种珍禽观赏,十里菏塘采莲,一条黄河漂流”,成为洽川湿地的真实写照。1995年,陕西省政府批准成立洽川湿地风景名胜区;2011年,被评为“中国最具潜力的十大湿地公园”。

   

洽川历史文化悠久,文化底蕴丰富,景区内夏、商、周、汉遗迹丰富,其中有五帝之一帝喾(高辛氏)的陵墓。据史料记载,“中国第一相”商初大臣伊尹入仕前曾在“有莘之野”躬耕务农,至今洽川乡民仍对伊尹耕莘的故事津津乐道。公元前21世纪,夏启封支子于洽川一带,史称“有莘国”,距今已有4000多年的历史。其后,便是我们前面已经讲过的周文王姬昌邂逅并迎娶洽川淑女太姒为妃,生周武王,终成一代帝业的故事。据考证,除了《关雎》外,《诗经》中还有30多篇与洽川有着直接或间接的关系,因此,这里也成为国内外游客拜谒始祖、情诗探源、回归自然、休闲度假的绝佳之地。

相传,大禹的母亲、尚汤的妃子和周文王的母亲太任也是有莘国人,现在,洽川仍有供奉禹母、尚妃和周文王母太任、妃太姒的“四圣母庙”。洽川在战国时属魏西河之地,相传孔子七十二贤之一的子夏曾在此设教授徒。其他有名的古迹遗址还有佛教禅宗始祖达摩与其弟子惠可修建并讲经十余年的“光济寺”、秦驿山的秦代驿站遗址、秦末楚汉争雄时淮阴侯韩信木罂渡军的“夏阳古渡”、清代洽川才女史夫人雷敬儿故居等。

尤其值得一提的是,明万历四年(1576年),在合阳县东20公里的莘里村出土了《合阳令•曹全碑》,这是一块国宝级的汉代石碑,为东汉隶书极盛时期的精品,被历代金石家和书法家奉为至宝。有学者研究认为,它其中记载着1800多年前合阳瘟疫横行,县令曹全的女儿桃斐用当地中草药制成7贴药和神明膏,发给病人,医治好了瘟疫。

灿烂辉煌的历史文化、令人仰慕的人文景观,为洽川湿地风景区优美的自然风光蒙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使我们在感受大自然赋予的山川名胜及河滨自然生态环境的同时,尽情领略黄河古莘文化的神韵。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