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湿地》电子读物
《国家湿地》第五十六期
《国家湿地》第五十五期
《国家湿地》第五十四期
《国家湿地》第五十三期
《国家湿地》第五十二期
《国家湿地》第五十一期
《国家湿地》第五十期
《国家湿地》第四十九期
《国家湿地》第四十八期
《国家湿地》第四十七期
《国家湿地》第四十六期
《国家湿地》第四十五期
《国家湿地》第四十四期
《国家湿地》第四十三期
《国家湿地》第四十二期
《国家湿地》第四十一期
《国家湿地》第四十期
《国家湿地》第三十九期
《国家湿地》第三十七期
《国家湿地》第三十六期
《国家湿地》第三十五期
《国家湿地》第三十四期
《国家湿地》第三十三期
《国家湿地》第三十二期
《国家湿地》第三十一期
《国家湿地》第三十期
《国家湿地》第二十九期
《国家湿地》第二十八期
《国家湿地》第二十七期
《国家湿地》第二十六期
《国家湿地》第二十五期
《国家湿地》第二十四期
《国家湿地》第二十三期
《国家湿地》第二十二期
《国家湿地》第二十期
《国家湿地》第十九期
《国家湿地》第十八期
《国家湿地》第十七期
《国家湿地》第十六期
《国家湿地》第十五期
《国家湿地》第十四期
《国家湿地》第十三期
《国家湿地》第十二期
《国家湿地》第十一期
《国家湿地》第十期
《国家湿地》第九期
《国家湿地》第七期
《国家湿地》第六期
《国家湿地》第五期
《国家湿地》第四期
《国家湿地》第三期
《国家湿地》第二期
《国家湿地》第一期
《国家湿地》第三十三期

乌海湖:当美碰碎了美
发布日期:2015-09-07浏览次数: 字号:[ ]
   一生中,能够融入皮肤、血液的东西,都是刻骨铭心的。这些记忆,不多,但却是始终闪烁着光的。乌海湖切合了某种缘分,让我觉得,那里,有自己的前世,还有自己的来生。 ——题记   一   世界上份量最重的三个字,不是“我爱你”; 而是“在一起”。 17,一起!   于是,我来了;来了,便再也走不了了。我的魂和魄都嵌入了这里的每一滴鸟鸣声中,每一粒珍珠雨里。从第一眼起,像是一种回忆,又像是一种熟悉的忘记,让我恍惚,让我在恍惚中幸福,让我在幸福中欲言又止,让我不停地填满和掏空自己,让我不断地放大和缩小着心中的惆怅。   如果可以认证,我会毫不犹豫地指出自己的前世;这里与自己有一种冥冥中的血缘联系。亲,当月光缠上月光以前,叫煤都;当酒杯碰响酒杯以后,叫乌海;   在俗世里转身,我爱上了这里的寂静。我不想以一草一木的方式来爱你,而是分别以一草的方式和一木的方式来爱你,因为这样,我可以爱上你两次。   乌海湖,我看到的是大漠里的绵延绿洲,听到的是蘸着水声的金色朗诵。这是内蒙仅有的风度,乌海仅有的风度!独一无二的风度!   二   这是上苍的杰作,在孤悬于中原文化之外的西北部,造就了今日的黄河明珠、书法之城、沙漠绿洲、葡萄之乡。   此刻,从乌海湖上吹来的风,正带着俗世的寂静,守望有时是一种被期待塞满了的归宿。   蓦地,记起王维那首极有名的《使至塞上》诗来: 单车欲问边,属国过居延。 征蓬出汉塞,归雁入胡天。 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 萧关逢候骑,都护在燕然。     因黄河的缘故,我揣测,千年前的乌海地区,应该也是极美的吧。   三     乌海湖沿途有如一根金丝将无数奇异的珠宝串在了一起,这些宝贝耀眼夺目,吸天地精华而生成,凡人靠近,可以汲取仙气以养生、养性、养心。 清风在吹送蝶群以前叫沧桑; 朗月在映照花朵以后叫乌海。 如果说是谁打扰了谁,不如说是谁打碎了谁。   在这里,你找不到完整的自己;每一处山水都遗留着你的喘息、你的微笑、你的泪痕、你的呼唤、你的期望;这里潜移默化地将你分割,又不动声色地将你组装。你已经不是你,来过这里,你就是乌海湖的代名词,只以它们的名义而活着。   在幸福的轮回里咂摸乌海湖的柔美与清纯。   我愿意! 四   无论是星光还是日光……落在乌海湖的,都是天堂丢失的一部分,它们拒绝出声,金色的质地用隐忍的幸福悄然朗诵。   我只是一个跟随者,确切说是一个列席者,我无法将内心的磅礴呼啸成镂空的月色;世界已如此安静,我将湖水装入心中,祷念间,每一个角落都点亮了灯盏,我随手拨亮的,只是睡梦人的目光,它们喃喃自语,就像每个浪花均匀的喘息。   我的苦恼在于,无法从一朵浪花出发,来完成心灵的恣肆浩荡,我辜负了借来的苍穹。在密集的芦苇丛里,有我搁浅的惘然,迷失在乌海湖的,何止是左右为难的春天?   当一个人的心灵史次第蔓延出鱼鳃和鳞片,那些并不确定的湖水打湿了我包裹着的蓝天。 就是这里了,驻足,焚香,洗礼,当一座湖最终成为一滴眼泪的时候,她所能盛下的,其实只有我的一条归途。   五   那些湖水,耗尽了我一生的等待,在寂静中转身,然后悄然离开。我弯腰掬起来的,不是星辰落在湖水里的悲哀,而是因为坚守而泛红的潮晕。   在湖水中小心地辨认你的前世,可能是一尾青鱼,也或许是鸟鸣两滴。愿意或不愿意,孤独都已被完整地叙述,并且打了标签,在批发以前,我将一根芦苇含在嘴里,作为相识的凭证。   终于可以轻声说出来了,神谕被验证,乌海湖是羽毛做成的,整片的湖水都会飞。云朵是有鱼鳃的,鱼儿是有翅膀的,连那些石头,都藏着巨大的起伏的欲望。那些风提着红灯笼迎来嫁娶,喜庆的盛宴铺满了每一条涟漪。把自己变成一只野鸭或一条鱼,或许会更快乐。这样想的时候,我已经快乐起来了,那些水草、蓝藻齐声欢叫,帝国的繁华止于绝句。 六   已经离开了,却仿佛还在来时的路上。   风骨新塞上,乌海世外天——这是我送给这里的一幅对联。我走与不走,乌海湖一样妩媚动人,我来与不来,乌海市一样侠骨柔肠。只是,我从此变得残缺,魂和魄被迫分离,思和念相隔两地。一个人来时正常,走时看似也正常,只是内心已空。   写了几句诗,踉跄着在记忆里行走,不敢回首,我怕那如水蛇般的湖水又逶迤缠绕过来,让我窒息。   亲,世界只是一烛灯盏   而你,是唯一提着它的人 你在我腰身种满叮铛作响的月光 我在你嘴角植下广阔无垠的丁香 两幅互陷于彼此的肖像 重叠地挂在对方的身体里 每一次振动,花蜜和毒液同时酿制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