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湿地》电子读物
《国家湿地》第五十六期
《国家湿地》第五十五期
《国家湿地》第五十四期
《国家湿地》第五十三期
《国家湿地》第五十二期
《国家湿地》第五十一期
《国家湿地》第五十期
《国家湿地》第四十九期
《国家湿地》第四十八期
《国家湿地》第四十七期
《国家湿地》第四十六期
《国家湿地》第四十五期
《国家湿地》第四十四期
《国家湿地》第四十三期
《国家湿地》第四十二期
《国家湿地》第四十一期
《国家湿地》第四十期
《国家湿地》第三十九期
《国家湿地》第三十七期
《国家湿地》第三十六期
《国家湿地》第三十五期
《国家湿地》第三十四期
《国家湿地》第三十三期
《国家湿地》第三十二期
《国家湿地》第三十一期
《国家湿地》第三十期
《国家湿地》第二十九期
《国家湿地》第二十八期
《国家湿地》第二十七期
《国家湿地》第二十六期
《国家湿地》第二十五期
《国家湿地》第二十四期
《国家湿地》第二十三期
《国家湿地》第二十二期
《国家湿地》第二十期
《国家湿地》第十九期
《国家湿地》第十八期
《国家湿地》第十七期
《国家湿地》第十六期
《国家湿地》第十五期
《国家湿地》第十四期
《国家湿地》第十三期
《国家湿地》第十二期
《国家湿地》第十一期
《国家湿地》第十期
《国家湿地》第九期
《国家湿地》第七期
《国家湿地》第六期
《国家湿地》第五期
《国家湿地》第四期
《国家湿地》第三期
《国家湿地》第二期
《国家湿地》第一期
《国家湿地》第三十三期

绍兴鉴湖的由来
发布日期:2015-09-07浏览次数: 字号:[ ]
   浙江绍兴的鉴湖(“鉴”在汉字简化前为“鑑”)在历史上的名气是很大的,可追溯到大禹治水的传说和古越国的水利建设时期。据历史资料推究,鑑湖最初应该是自然形成的一个天然湖泊,其湖面积可能不会很大。因湖沿岸及湖底的泥煤层具有对金属离子的吸附和变换的功能,鉴湖水常年保持高度洁净的状态,清澈如镜,传说黄帝时常亲自在湖边磨镜。随着时代的变迁,该湖规模也随之变化。    最早的鉴湖,湖名至今众说纷纭,已不可考。几千年来,该湖曾出现“庆湖”、“贺家湖”、“镜湖”、“长湖”、“贺监湖”、“鑑湖”、“南湖”、”照湖”、“带湖”等别名。三国时出生在会稽山阴的谢承《会稽先贤传》记载:“贺,本庆氏,后稷之裔。太伯始居吴,至王僚,遇公子光之祸。王子庆忌挺身奔卫,妻子并渡渐水,隐居会稽上。越人哀之,予湖泊之田,俾擅其利,表其族曰‘庆氏’,名其湖曰‘庆湖’”。《会稽先贤传》也记载:东汉安帝刘祜在位时,刘祜的父亲名刘庆,为避其讳,庆姓改为贺姓,湖名也就相应而改名为“贺家湖”。    据南朝宋曾为会稽太守的孔灵符《会稽记》记载:“永和五年,马臻为会稽太守,创立镜湖”。但为何命名“镜湖”,说法各异。比较可信的是,当时此处的一些自然湖泊,归入新湖成为人工湖后,湖面宽阔,烟波浩淼,远处青山重叠,近处碧波映照,泛舟其中,有“镜中游”之感,“镜湖”之名因其鲜明的形象而为人们所接受。    北魏郦道元所著《水经注》中称该湖为“长湖”或“大湖”, 记有“沿湖开水门六十九所……”。“贺监湖”之名源于唐代诗人贺知章,贺知章在京为官五十多年,官至秘书监,八十多岁告老还乡,唐玄宗赐他“镜湖剡川一曲”,“镜湖”当时又增添了“贺监湖”的别称。    “鑑湖”之名,在北宋时才开始出现。南宋笔记文作家吴曾《能改斋漫录》中记载“会稽鑑湖,今避庙讳,本谓镜湖耳”;另有一说,北宋开国皇帝赵匡胤的祖父叫赵敬,“敬”、  “镜”同音,遂将“镜湖”改名为“鑑湖” 。“南湖”、“照湖”、“带湖”等湖名,大约是民间称谓,经文人赞录而流传。    会稽山北麓平原在马臻建造镜湖前,大都是荒蛮沼泽之地,远望海潮涨落,近看芦苇茂密。每当山洪暴发或怒潮上溯,平原即成茫茫泽国,而干旱之时用于溉田的水却极其缺少。当时越地国穷民贫,百姓生计维艰。至东汉顺帝永和五年(公元140年),会稽郡守马臻发动民工,筑堤潴水,总纳山阴、会稽两县三十六源之水,建成了“镜湖”。这个在丘陵、沼泽平原、海涂之间的特殊的人工大型蓄水水利枢纽,是当时江南最大的水利工程之一,具有蓄水、灌溉、蓄洪、防止咸潮内侵和内河航行等综合功能。“镜湖”全湖呈狭长形,规模巨大,有30多个杭州西湖那么大。南面是群山,北面是一条长60多公里的大堤,以绍兴城为中点,分成东西两湖。东湖到曹娥江,西湖至钱清江。据《绍兴历史地理》记载,整个湖周围长度为358里,陈桥驿《绍兴史话》介绍说,其面积(包括115个湖中洲岛在内)达206平方公里,民间号称“八百里鉴湖”。“镜湖”集雨面积达610平方公里,正常蓄水量2.68亿立方米,总库容在4.4亿立方米以上。      镜湖既成,“荒服之地”变为“鱼米之乡”,“会稽山阴无荒废之田,无水旱之患”,受益农田达9000余顷。东晋时期,“今之会稽,昔之关中” (晋元帝语会稽太守诸葛恢句),“天下巨镇,唯金陵与会稽耳”(陆游语),当时亦有“境绝利博,莫如镜湖”之评说。遗憾的是,马臻发动民众兴修水利,却得罪了豪绅,蒙受冤屈被皇帝处以剥皮揎草(剖开肚子塞进杂草)的极刑,死得十分惨烈,终年仅54岁。当时,一群胆识超群的会稽百姓冒险将马臻的遗骸从京城偷运回来,礼葬于郡城偏门外东跨湖桥镜湖之畔,并建墓立庙,永久祭扫。唐元和九年(814)重修马臻墓,新建马太守庙。北宋嘉佑年间,宋仁宗取“利民济世”之意追封马臻为“利济王”。    从魏晋开始到唐末,稽北丘陵的原始森林遭到了严重的破坏,肆意砍伐的结果,导致镜湖水土流失。晋代在山会平原开凿了萧绍运河,唐代进行了大规模的海塘修筑,镜湖泥沙沉淤不断加剧,湖、岸交叉纠结,堤桥随设,湖面缩小,其蓄水灌溉能力大大下降。但湖水仍清如镜,渔舟时见,依然是江南水乡之典型。    从北宋大中祥符年间(1008-1016)开始,渐渐有豪绅在湖上建堤筑堰,围湖垦田。宋朝南渡后山会两县人口猛增,垦湖为田愈演愈烈,据统计,北宋至南宋,共盗湖垦田2000余顷。当时围绕复湖、浚湖和废湖曾展开讨论,曾巩、王十朋等官员、名家均撰文主张复湖、浚湖,并阐述废湖、盗湖为田的危害性。但由于历史原因,围湖为田终究不可逆转,鑑湖面积大幅度减少。南宋淳熙十三年(1186)春夏之交,山阴县的西鑑湖堙废,会稽县的东鑑湖也于嘉定十七年(1224)堙废。    到元代,鑑湖已经名存实亡,仅少数特别低洼处还保留着潴水。鑑湖的堙废使绍兴又成为水患旱灾之地,直到明嘉靖十六年(1537年),绍兴知府汤绍恩主持兴建了三江闸,水旱灾害才得以锐减。此后,绍兴平原的蓄水灌溉虽为纵横交错的河网水系所取代,但鑑湖对沿湖水田的灌溉及水上运输仍起着重要的作用。    镜湖建成以后,一度成为文人墨客向往之所。晋王羲之有“山阴道上行,如在镜中游”;晋代大画家顾恺之为友人描绘会稽山水:“千岩竞秀,万壑争流;草木蒙笼其上,若云兴霞蔚”。唐代歌咏镜湖的丽句佳辞汗牛充栋:宋之问写有《早春泛镜湖》诗两首,表达了泛舟饱览镜湖春光的喜悦心情;李白有“镜湖水如月,耶溪女如雪”、 “镜湖三百里,菡萏发荷花”、“万壑与千岩,峥嵘镜湖里”、“我欲因之梦吴越,一夜飞度镜湖月”等诗句赞美镜湖;贺知章有“鉴湖无风也自波”之赞叹,杜甫有“越女天下白,镜湖五月凉”;孟浩然有“试览镜湖物,中流见底清”、“晴山秦望近,春水镜湖宽”;中唐大诗人白居易在任杭州刺史期间,曾游览浙东名胜,著名诗人元稹任浙东观察使时,两人曾赋诗赠答,赞美镜湖。元稹在赠白居易的诗中,戏言:“孙园虎寺随宜看,不必遥遥羡镜湖。”白居易接信之后,回赠《酬微之夸镜湖》,亦戏言以答:“一泓镜水谁能羡,自有胸中万顷湖。”两位诗人互相戏言同赞镜湖的趣事,传为文坛佳话。南宋绍兴籍诗人陆游写有不少与镜湖(鑑湖)相关的诗句:“镜湖俯仰两青天,万顷玻璃一叶船。拈棹舞,拥蓑眠,不作天仙作水仙”、“千金无须买画图,听我长歌歌鉴湖”等。    历史上的鑑湖曾是绍兴的“母亲湖”,今之鉴湖已经算不上是湖泊,只有在零星散布的芝塘湖、百家湖、鉴湖、白塔洋、洋牌湖等古鉴湖的残迹中依稀看出古鉴湖的轮廓,想在现在的绍兴地图上找到它,相当吃力。古鉴湖虽废,其作用犹存,今日在古鉴湖范围内残留的水面面积为30.4平方公里左右,蓄水量约0.4亿立方米。其主干道东起越城区亭山乡,西至柯桥区湖塘街道,东西长22.5公里,最宽处达300米,最窄处仅10余米,平均宽度108.4米,平均水深2.77米。这一条宽窄相间的河道,与绍兴平原南部的河港相通,构成了特有的河湖一体的水网体系。今日鉴湖,是这一带工农业生产、生活用水、航运等综合利用的水源,驰名中外的绍兴黄酒就用水质极佳的鉴湖水酿制的。    与镜湖有关联的绍兴风景区值得一提:绍兴柯岩风景区是国家AAAA级旅游区,区内主要景点之一的鉴湖景区,面积1.47平方公里,其中水域面积占48.7%,建有东汉笛亭、南洋秋泛、五桥步月、葫芦醉岛等四处景点,与柯岩景区连缀一起,山水兼容、岩湖互衬。绍兴城北的镜湖国家城市湿地公园,是中国首批开放的城市湿地公园之一,湿地公园内生物多样性水平高,有沼泽湿地、河流草丛湿地和湖边水生植物湿地,动植物种类繁多,尤以白鹭闻名;分布的植物有65科、132属、151种。作为融自然与文化为一体的旅游景区,湿地公园内历史文化遗存很多,216座桥梁形态各异。区域内的东浦古镇为国家历史文化名镇,徐锡麟故居是省级文保单位;绍兴平原最大的天然淡水湖犭央犭茶湖(“犭央犭茶读作“昂桑”)中的避塘也是省级文保点。犭央犭茶湖略呈长方形,东西长约2公里,南北宽约1公里,水面面积2.4平方公里,湖底有近1米的泥炭层,湖内避塘始建于明代,全长3.5公里,是沟通南北两岸交通和船只躲避风浪的通道,是保存至今不可多得的石砌构筑物。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