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湿地》电子读物
《国家湿地》第五十六期
《国家湿地》第五十五期
《国家湿地》第五十四期
《国家湿地》第五十三期
《国家湿地》第五十二期
《国家湿地》第五十一期
《国家湿地》第五十期
《国家湿地》第四十九期
《国家湿地》第四十八期
《国家湿地》第四十七期
《国家湿地》第四十六期
《国家湿地》第四十五期
《国家湿地》第四十四期
《国家湿地》第四十三期
《国家湿地》第四十二期
《国家湿地》第四十一期
《国家湿地》第四十期
《国家湿地》第三十九期
《国家湿地》第三十七期
《国家湿地》第三十六期
《国家湿地》第三十五期
《国家湿地》第三十四期
《国家湿地》第三十三期
《国家湿地》第三十二期
《国家湿地》第三十一期
《国家湿地》第三十期
《国家湿地》第二十九期
《国家湿地》第二十八期
《国家湿地》第二十七期
《国家湿地》第二十六期
《国家湿地》第二十五期
《国家湿地》第二十四期
《国家湿地》第二十三期
《国家湿地》第二十二期
《国家湿地》第二十期
《国家湿地》第十九期
《国家湿地》第十八期
《国家湿地》第十七期
《国家湿地》第十六期
《国家湿地》第十五期
《国家湿地》第十四期
《国家湿地》第十三期
《国家湿地》第十二期
《国家湿地》第十一期
《国家湿地》第十期
《国家湿地》第九期
《国家湿地》第七期
《国家湿地》第六期
《国家湿地》第五期
《国家湿地》第四期
《国家湿地》第三期
《国家湿地》第二期
《国家湿地》第一期
《国家湿地》第四期

动物界的义务植树“模范”
发布日期:2011-06-23浏览次数: 字号:[ ]
        几乎所有的鸟类,都有一定的“植树”本事。因为鸟类们大多衔食各种植物的种子和果实,所以它们就像风一样成了天然的播种机。不过,与大多数鸟类相比,下面几位算是“植树造林专业户”了,它们分别是卡西亚、樫鸟和松鼠。   卡西亚     二十世纪七十年代,秘鲁大旱,首都利马北部一片荒芜。因那边土地贫瘠,没人去种植树木。然而,时过三年之后,人们意外发现那里出现了大片甜柳树林。后来,经过考察了解到,那些树林的种植者,是一群叫卡西亚的鸟儿。     卡西亚,类似于乌鸦,身上长着黑黑的羽毛,白色的脑袋上,长着长长的嘴巴。所不同的是,它们的叫声清丽婉转,比乌鸦要好听得多。     那么卡西亚是怎样种树的呢?原来,它们非常爱吃当地生长的一种甜柳树的叶子。它们在啄食甜柳树之前,总是先把树的嫩枝咬断,衔着飞到地上,再用嘴在地上挖个洞眼,将其插入,然后慢慢啄食着树叶。甜柳树的嫩叶吃了,树枝却被留在了土壤里。这种树枝很容易生长,要不了几天就会生根;几个月以后,便长成了一米多高的小树;两三年后,已长成巍然大树。成群的卡西亚聚在一起,一起啄食甜柳树叶,一起插枝,日复一日,年复一年,自然而然栽植了大片葱绿的树林。     于是,卡西亚深受当地群众爱护,被尊称为“植树鸟”,谁也不准捕捉它。   樫      还有一种会植树的鸟,叫做樫鸟,又名北美蓝樫鸟、松鸦。它爱吃橡子,但不直接啄开后吞吃,而是先使其发芽,让芽把坚硬的橡壳拱开,然后再啄食里面的橡肉。那么如何让橡子发芽呢?它们有一套很奇特的贮藏方法。每年越冬前,它们都会在地下广挖“粮仓”,将橡子一堆堆地埋藏好。为了方便日后寻找取食,有的以两棵树的中间位置为基点,每向前走40厘米,便埋下一堆橡子;有的以一根树干为基准,在离树干2.8米处,先埋下第一堆橡子,然后再按一定的距离有规律地埋藏,每堆大约有二三十颗。     春天来了,埋在地下的橡子开始发芽,樫鸟就相继寻找这些“粮仓”,将它们一个个刨出,衔回自己的巢里,供儿女们一起享受。这些发了芽的橡子,对小鸟们来说,既省事,用不着嗑开硬壳;又易消化,便于吸取营养。小鸟们一见,就叫得欢天喜地。当然,樫鸟很勤劳,每年的余粮很多。那些吃不完的橡子,就留在地下发芽生长,渐渐变成了一棵棵生机勃勃的橡树。    松      松鼠,又称灰鼠、普通松鼠,原产地是我国的东北、西北和欧洲,除了在大洋洲外,全世界都有分布。它们喜 栖于寒温带或亚寒带的针叶林或阔叶混交林中,多以坚硬的种子或针叶树的嫩叶、芽为食。     美国科学家发现,为了躲避园丁的破坏,以及各种鸟类偷吃它们储藏的食物,松鼠习惯于把胡桃仁、橡子以及其它的果实,分散埋在地下不同的地方。这种收藏食物的方法,被我们称为“多挖洞,广积粮”。     不过,松鼠的记忆力非常不好,又没樫鸟储藏粮食那么具有规律,经常会挂一漏万,将果实储藏的地方忘记。这样一来,那些被遗忘的果实,就会在土地上生根发芽,最后长成福荫后代的大树。     正是这种“借地为仓”的储藏食物方式,使得樫鸟和松鼠变成了大自然的义务植树者。据说,树林里的橡树,有80%是樫鸟和松鼠等小动物义务“种植”的。       看到这里,或许有人会不以为然,觉得它们不过为了自身生存,“无心插柳,柳成荫”罢了,没什么值得推崇的!但你想过没有,同样为了自身的生存,我们中有些人大片毁灭森林,破坏生态平衡。与之相比,那些动物岂不显得更可爱?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