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湿地》电子读物
《国家湿地》第五十六期
《国家湿地》第五十五期
《国家湿地》第五十四期
《国家湿地》第五十三期
《国家湿地》第五十二期
《国家湿地》第五十一期
《国家湿地》第五十期
《国家湿地》第四十九期
《国家湿地》第四十八期
《国家湿地》第四十七期
《国家湿地》第四十六期
《国家湿地》第四十五期
《国家湿地》第四十四期
《国家湿地》第四十三期
《国家湿地》第四十二期
《国家湿地》第四十一期
《国家湿地》第四十期
《国家湿地》第三十九期
《国家湿地》第三十七期
《国家湿地》第三十六期
《国家湿地》第三十五期
《国家湿地》第三十四期
《国家湿地》第三十三期
《国家湿地》第三十二期
《国家湿地》第三十一期
《国家湿地》第三十期
《国家湿地》第二十九期
《国家湿地》第二十八期
《国家湿地》第二十七期
《国家湿地》第二十六期
《国家湿地》第二十五期
《国家湿地》第二十四期
《国家湿地》第二十三期
《国家湿地》第二十二期
《国家湿地》第二十期
《国家湿地》第十九期
《国家湿地》第十八期
《国家湿地》第十七期
《国家湿地》第十六期
《国家湿地》第十五期
《国家湿地》第十四期
《国家湿地》第十三期
《国家湿地》第十二期
《国家湿地》第十一期
《国家湿地》第十期
《国家湿地》第九期
《国家湿地》第七期
《国家湿地》第六期
《国家湿地》第五期
《国家湿地》第四期
《国家湿地》第三期
《国家湿地》第二期
《国家湿地》第一期
《国家湿地》第四期

能撼动大树的“小不点”
发布日期:2011-06-23浏览次数: 字号:[ ]
        现代人经常将“蚍蜉撼大树”与“不自量力”连在一起用,比喻某些人盲目自大,做些力所不能及的事。“蚍蜉”按词典上的解释,是一种大蚂蚁。“撼”的本义,是“摇动、动摇”。那么蚍蜉究竟能否撼动大树呢?答案却是肯定的。     据记载,哥仑布初次踏上美洲大陆时,曾看到有一棵十多人也合围不拢的大树。这棵树已经生长了四百多年,无数次雷鸣与闪电没能撼动过它。这棵颇具雄姿的大树,让哥仑布赞叹不已。然而几年以后,当哥仑布再次到达美洲,来到大树生长的地方时,不由得惊呆了。昔日郁郁葱葱的参天大树,已经奄奄一息。哥仑布仔细观察,发现一群小小的蚜虫已掏空了大树的根部,正顺着大树粗壮的杆向上挺进。终于,在一次暴风骤雨中,这棵参天大树轰然倒下了。         比这些小蚜虫有过之而无不及,亚马逊食树蚁的威力更是令人心寒胆惊。在亚马逊丛林的很多树上,都有着表面看似巨大的树瘤,实际上是食树蚁用泥土筑起来的巢——由于亚马逊丛林里经常下大雨,水位很高,加之土壤层很薄,食树蚁在土壤里筑不了巢,便把家安到了树上。它们以树洞为家,以树为食,直到把大树吃空、吃死为止。于是,丛林里经常有参天大树无缘无故地倒下。这就是食树蚁的“杰作”。这些小小的蚂蚁,不要说是“撼树”了,竟然能摧毁粗壮高大的树,可见它们的威力,该是何等之大呀!     最耸人听闻的,莫过于不筑巢的行军蚁,也就是“军团蚁”了。那些军团蚁个头不大,体长最多1厘米左右。然而,这些还没有指甲盖大的小蚂蚁,竟是世上最有团队精神的动物!它们伙伴间精诚协作,一个个弱小的生命构成的军团,长度从350米到6-7公里不等,号称“遇谁灭谁”,所向披靡。它们穿越丛林,所经之处不留活口,白骨遍野,惨不忍睹。可以这么说,在亚马逊地区,军团蚁是没有对手的。不要说是噬青蛙、吃蜥蜴、啃羊群了,即便是密林之王——美洲虎,还是成千上万的狮子或大象,见之都会望风而逃。         2006年,我国著名动物学家苏义应邀深入南美进行考察时,曾目睹了以“无声杀手”的恶名著称于南美洲河流和森林地带、连凯门鳄都退避三舍的森蚺,被军团蚁噬食的惨剧。当时,有一条6米左右,体重不少于120公斤的亚马孙森蚺,似乎没有提前闻到军团蚁带有麝香的气味,不幸遇上了数以百万计的军团蚁。只见那些军团蚁纷纷爬上森蚺的身体,用利如弯刀的“大颚嘴钳”,蛰咬进了森蚺的肉皮里。虽然不甘被灭的森蚺,拼着命不断地把自己弹跳到空中,再摔落到地面就地翻滚,把身上很多军团蚁抖落或压死。可是更多的军团蚁又拥了上来,使这条亚马孙森蚺终于未能摆脱噩梦。它的身上覆盖上了小山似的军团蚁,4分钟后倒霉的它便变成了一堆白骨。     联合众多弱小的个体,可以打败强大的个体,这正是蚂蚁给人类的启示吧。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