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湿地》电子读物
《国家湿地》第五十六期
《国家湿地》第五十五期
《国家湿地》第五十四期
《国家湿地》第五十三期
《国家湿地》第五十二期
《国家湿地》第五十一期
《国家湿地》第五十期
《国家湿地》第四十九期
《国家湿地》第四十八期
《国家湿地》第四十七期
《国家湿地》第四十六期
《国家湿地》第四十五期
《国家湿地》第四十四期
《国家湿地》第四十三期
《国家湿地》第四十二期
《国家湿地》第四十一期
《国家湿地》第四十期
《国家湿地》第三十九期
《国家湿地》第三十七期
《国家湿地》第三十六期
《国家湿地》第三十五期
《国家湿地》第三十四期
《国家湿地》第三十三期
《国家湿地》第三十二期
《国家湿地》第三十一期
《国家湿地》第三十期
《国家湿地》第二十九期
《国家湿地》第二十八期
《国家湿地》第二十七期
《国家湿地》第二十六期
《国家湿地》第二十五期
《国家湿地》第二十四期
《国家湿地》第二十三期
《国家湿地》第二十二期
《国家湿地》第二十期
《国家湿地》第十九期
《国家湿地》第十八期
《国家湿地》第十七期
《国家湿地》第十六期
《国家湿地》第十五期
《国家湿地》第十四期
《国家湿地》第十三期
《国家湿地》第十二期
《国家湿地》第十一期
《国家湿地》第十期
《国家湿地》第九期
《国家湿地》第七期
《国家湿地》第六期
《国家湿地》第五期
《国家湿地》第四期
《国家湿地》第三期
《国家湿地》第二期
《国家湿地》第一期
《国家湿地》第四期

三游镜湖湿地
发布日期:2011-06-23浏览次数: 字号:[ ]
        我随着一股打工的潮流南下,像一根麦秸告别了八百里秦川,揖别圹埌无边的高原,在鲁迅先生家门前,在八百里镜湖边,开始了一种浮萍的生活,如同绍兴流动在水上一般。这里处处是画、步步皆景,我常常徜徉在粉墙黛瓦间,在台门弄巷里叩问岁月流淌的沧桑。早听说绍兴城北有一处横亘在山水间,肩负“城市绿心”功能的人间佳境——镜湖湿地公园。一直向往但无暇前往,心中不免落寞。但意想不到的是,在随后的三个月,我竟然到镜湖湿地公园先后踏访了三次。     第一次去还是五月的假日,我骑车沿中兴北路而上,过客运中心再左转就到了。只见“镜湖国家城市湿地公园”的一块兀立的巨石横卧眼前,我带着喜悦一脚踏了进去,大片大片蓊郁的绿意扑来,踩在仄斜的小径上,那些齐刷刷的木槿、黄红色的萱草和紫色的鸢尾笑盈盈地簇拥着,偶尔几只白鹭从头顶掠过,似乎追逐那流动的云朵,游人稀稀疏疏但都在欣赏自己眼中的景物。码头上泊着一排排游艇,我呼吸着镜湖的呼吸,平展展的湖边上看不见微澜,俨如一副玉镜漂在水中。不远处的梅山呈南北、狭长走势,听说有79、6米,虽不高却在静谧中矗立,打量着自己千年的影子。“仁者爱山,智者乐水”,相传越王勾践曾在梅山上建斋戒之台,山上也散落着子真泉、尚书墓等遗迹,我只想寻访前尘,便踩着长长的水上栈道偊偊前去,咯吱的栈道下,水就在我的脚下静静流淌。         片刻就到了梅山桥了,沿着台阶拾级而上。从史志得知,梅山和梅山江因西汉名士梅福(字子真)在此修道炼丹结芦之处而得名,古时曾有梅子真炼丹井,但现在难见端倪。唐代著名文学家陆龟蒙曾写《梅山子真泉铭》,但我却没有觅到什么。登上山顶,眼前一座仿宋建筑的亭子,有三层高,取名“适南亭”。我沿着阶梯攀上,极目四眺,绍兴城的三大组团尽收眼底。俯瞰气势如虹的镜湖大桥逶迤而过,河道在阡陌中纵横交错,心胸顿时开阔,积攒多日的块垒荡然全消。只见“平湖清浅,晴天浮动,及登是亭,四眺无礙,恍若登于蓬莱之上,可谓奇矣。”陆右丞当时的《适南亭记》道出了我此刻的心境,虽然今昔差矣。史载北宋会稽郡守程师孟在梅山建造《适南亭》,南宋著名诗人陆游的祖父、宦居龙图阁大学士、尚书右丞的陆佃作《适南亭记》:“因至其上,望之峰峦如列,间见层出烟海,窈冥风帆隐映,有魁伟杰特之观,而高晴爽气适相值也。已而山之高层因筑亭焉。名之曰‘适南’,盖取庄周‘大鹏图南’之义。”这篇铭记,在《绍兴县志》第四本有载。恍惚中,一个上午便溜走了,在下山的归途,把自己完全置身于一片林海中,茂盛的灌丛,笔挺的竹,高大的树木直指苍穹,不由得让人发出一番感叹。           第二次我有幸于七月随绍兴本土的摄影老师们采风,和那些个“长枪短炮”一道也拍了不少好照,也初识了镜湖湿地沿途不少的风物,那份欣喜还没等细细琢磨,数十天后又随一帮文友再一次造访镜湖。那次,我们一行驱车,不一会儿就到了镜湖湿地公园。我们来到码头,径直乘上“镜湖一号”游艇,在“突突突”的马达声中向湖心驶去。推开窗子,风儿在耳边呢喃低语,船头吻着平静的水面漾起了粼粼的柔波,那山的轮廓、水的朗润向我们的眸子里扑来,山上的白鹭扑闪着羽翼朝旁边的林子飞去又飞回。远离了喧嚣的尘世,把自己置身此中,不觉心旷神怡,真想在此常往下去,领略“烟水无际,鸥鹭翔集”的景象。“千金无需买画图,听我长歌歌镜湖”,陆放翁说得多好。我想、如果你沉浸在眼前的景致中也会诗兴大发的。     须臾间,船已泊到梅东码头,我们下船在此做片刻停留,眼前是宽阔的林地。听导游说这里是白鹭的栖息地,有八千亩大,聚集着一万只白鹭。在这样不可多得的生态环境下,属于国家二级保护的白鹭在此繁衍生息,真是幸事。白鹭有的在林中“咕咕”齐鸣,有的在林梢呼翅欲飞。我们经过时,像是惊扰了它们的梦。眼前有一观景亭,亭柱上写着“湿地湿从地心来,镜湖镜以湖面出”,品味着楹联的意蕴,打量着梅山的轮廓,脚步真的不愿意走,但下一处景点却又在等,只得登船继续畅游。    “前方就是‘十里荷塘’和‘水车部落’大家慢慢欣赏哟!”导游提示着,并不时回答着我们的提问。此时,我的脑中漾起“芦锥几顷界为田,一曲溪流一曲烟”的意境来。“茭荷、菱、芡之实不可胜用,鱼、鳖、虾、蟹之类不可胜食”,我极力想象这昔日的胜景,耳畔荡着越女采莲时的歌谣。但我没有看到什么莲,也许不是莲的季节,也没有寻到什么越女,倒是同行的美女给我们添了几分情趣。这时,湖畔突兀地立着一座巨大的水车,写着“天龙一号”。“看、我们正在经过水车部落,最大的水车直径有12米。”导游兴致勃勃地讲解,“为了吸引更多更多的游人,这里也正在打造婚纱摄影基地,高为林木,低为水面,高低之间水草丛生,到时这里就形成‘山体、水域、荷叶地’的地理风貌。”     游船自东往西,我起身站在船后,思绪随着船尾哗哗的水声纷腾,两畔的景物、那一排排徽派建筑风格倒映其中;不远处的渔船上,一个渔人正在撒网打捞螺蛳;穿过一座座桥,几个顽童在水中嬉戏打闹。不只不觉中,船已进入犭央犭茶湖了。犭央犭茶湖,一个拗口的名字,在绍兴方言中念“盎赏”,是绍兴市区最大的淡水湖泊。船行至此,只见眼前是绵延悠长,有七里之长的青石避塘,也是浙江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据《嘉庆山阴县志》载:“湖周回四十里,傍湖居者二十余村。湖西尤子午之冲,舟楫往来,遇风辄遭覆溺。明天启中,有石工覆舟,遇救得免。遂为僧,发愿誓筑石塘。十余年不成,抑郁以死。会稽张贤臣闻而悯之,于崇祯十五年建塘六里,为桥者三,名曰天济,盖罄资产为之,五年而工始竣。塘内舟行既可避风涛之险,兼以捍卫沿湖田囿。”     游艇在避塘农庄缓缓靠岸,我们按捺不住喜悦的心情,在经年的青石避塘走来走去。同行手中的相机“啪啪”响起,我则用手抚摸青石上斑驳的印痕。听人讲一逢雨天,避塘外侧惊涛拍岸,避塘内则风平浪静,构筑了一处水上奇观。避塘长七里,塘基以条石垒叠,塘上铺砌长约2米的青石板。每隔里许筑一石拱桥,曰天济、普济、德济、平济、中济5座和一座石廊路亭。湖中菱角鲜美,鱼虾成群,尤其多一种黄色无鳞的鱼——犭央犭茶,犭央犭茶湖也因此得名。我们沿着悠长的避塘,踏上青石板迎接扑面而来的清风,粼粼的碧波在脚下低吟浅唱,陶醉其中像是忘了回家的路。     时值中午,我们在避塘农庄的湖心凉亭用完餐,便借着微醺的酒意走上游艇。待落座后,游艇重了,身子却轻了许多。微风从窗棂吹拂,空气也掺杂着丝丝绿意和阵阵酒气,绿得空灵醉得也迷蒙。七里避塘,水上人家隐约复现,让人不由流连。我想,倘若你来过此处,一番寻觅之后,定和我一样怀着丢不下的心情离去;倘若你未曾来过,先不要借口忙,于周末约上三五知己,远离钢筋水泥,偷得半日闲,在镜湖湿地畅游一番,一定和我一样收获不浅。试想,把自己置身在碧波荡漾中,面对如此平静坦然的水面,你我心头的褶皱、生活的枝枝丫丫,也会被抚慰得平平整整。     在我心里,镜湖湿地公园就像一座宁静的后院,前方是车水马龙无比喧嚣的高楼,而后院则是让心灵得以放牧或者休憩的场地;在我眼里,镜湖湿地不比杭州的西溪逊色,青石避塘可与苏白两堤媲美。虽听导游讲,镜湖湿地自开园以来,游人不多。但我在想,这么一处美妙的佳境为何会被冷落呢?古往今来,姑且不说西子湖畔那些脍炙人口的篇章,单就张艺谋的《印象西湖》足足给西湖游添了一把火。而杭州市政府在西溪建造别墅吸引名家采风创作,近来又因冯小刚导演的电影《非诚勿扰》更加声名远播。人文气息和地理关怀应该并存,再加上加大投入和宣传力度,我想镜湖湿地不可能永远躲在深闺里。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