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湿地》电子读物
《国家湿地》第五十六期
《国家湿地》第五十五期
《国家湿地》第五十四期
《国家湿地》第五十三期
《国家湿地》第五十二期
《国家湿地》第五十一期
《国家湿地》第五十期
《国家湿地》第四十九期
《国家湿地》第四十八期
《国家湿地》第四十七期
《国家湿地》第四十六期
《国家湿地》第四十五期
《国家湿地》第四十四期
《国家湿地》第四十三期
《国家湿地》第四十二期
《国家湿地》第四十一期
《国家湿地》第四十期
《国家湿地》第三十九期
《国家湿地》第三十七期
《国家湿地》第三十六期
《国家湿地》第三十五期
《国家湿地》第三十四期
《国家湿地》第三十三期
《国家湿地》第三十二期
《国家湿地》第三十一期
《国家湿地》第三十期
《国家湿地》第二十九期
《国家湿地》第二十八期
《国家湿地》第二十七期
《国家湿地》第二十六期
《国家湿地》第二十五期
《国家湿地》第二十四期
《国家湿地》第二十三期
《国家湿地》第二十二期
《国家湿地》第二十期
《国家湿地》第十九期
《国家湿地》第十八期
《国家湿地》第十七期
《国家湿地》第十六期
《国家湿地》第十五期
《国家湿地》第十四期
《国家湿地》第十三期
《国家湿地》第十二期
《国家湿地》第十一期
《国家湿地》第十期
《国家湿地》第九期
《国家湿地》第七期
《国家湿地》第六期
《国家湿地》第五期
《国家湿地》第四期
《国家湿地》第三期
《国家湿地》第二期
《国家湿地》第一期
《国家湿地》第四期

歌声里的鹤舞
发布日期:2011-06-23浏览次数: 字号:[ ]
      “鹤鸣九皋,声闻于天。鱼在于渚,或潜在渊。乐彼之园,爰有树檀,其下维彀。”夜读《诗经•小雅•鹤鸣》,忽然间想起一个叫徐秀娟的女孩。这个女孩的名字曾深深打动过我,濡湿过素有麋鹿之乡盐城这一方热土。 我想在盐城这块土地上生活的人们永远不会忘记她,忘记她的事迹。“从小就深爱着丹顶鹤的她,大学毕业后就投身到保护丹顶鹤的工作。1987年,23岁的她从家乡扎龙来到盐城帮助人工孵化丹顶鹤时,为救一只受伤的丹顶鹤,滑进了沼泽,从而献出了宝贵的生命。”           以上这一段文字材料,我是网上搜索到的,因为当时我还是一个小男孩,正在乡间闭塞的一个小学读书,是不可能知道这些的。然而,知道徐秀娟这个滚烫的名字,是因为听了《一个真实的故事》的歌。     此时,我正打开电脑倾听朱哲琴的诉说——“走过那片芦苇坡,你可曾听说,有一位女孩她留下一首歌,为何片片白云悄悄落泪,为何阵阵风儿为她诉说,还有一群丹顶鹤轻轻地轻轻地飞过……”     朱哲琴的歌声里有一种无法抑制的忧伤,弥漫着一股不可抵挡的力量,就像一支呼啸的响箭,直抵人的内心深 处,让人无法躲避。徐秀娟的离去距今有20多年了,但是今天听来,我还是有一种撕心裂肺的疼痛。     在盐城当地有许多关于徐秀娟的美丽传说。据说,当第二天村民们从河中打捞出徐秀娟的遗体时,两只丹顶鹤徘徊在她的身边,不停地低下那长着红冠的头,用长长的尖喙整理着她湿淋淋的衣服。那年清明,一群丹顶鹤行将横空北上时,在徐秀娟墓前久久盘旋,不愿离去。     我知道这仅仅是传说,是当不得真的,但我宁愿相信是真的,这里面多少包含了我们盐城当地的人们对徐秀娟怀着一种美好情感。然而,这个冬天在我拜谒徐秀娟的墓地时,听一位向导介绍时才知道,当年徐秀娟是救天鹅而死的,其他则是以讹传讹……我震惊甚至愤怒,事实怎么可以撰改呢?但是我静心一想随即释然了,不禁生出些许感动来。     在中国甚至包括朝鲜和日本,人们常把仙鹤和挺拔苍劲的古松画在一起,作为松鹤延年的象征,而传说中的仙鹤,就是丹顶鹤……原来可爱的人们只是想用这种方式表达一种最朴素的情感——徐秀娟永远活在他们心中。因此我是不可抑制地喜欢上《一个真实的故事》的网站上flash的画面:深爱丹顶鹤的扎龙女孩徐秀娟,最后羽化成丹顶鹤翩跹远去,消失在盐城这片湿地——那浩瀚、苍茫的芦苇深处……     这个flash画面的处理,符合我的审美情趣,在很大程度上弥补了我对完美的苛求。我想,在这一点上,作者和我情感上互通的,是可以产生共鸣的。令人欣喜和振奋的是,盐城人并没有让徐秀娟失望。经过多年的努力,盐城市沿海滩涂湿地已被列入我国第二批履行《湿地公约》国际名录,成为我国沿海最大的一块滩涂湿地,据不完全统计生态物种就有1000多种……           穿越20多年的时空,回过头来再听《一个真实的故事》,我已不再如当年小男孩那样容易对故事本身感动。现在我在歌声里听到的,更多的是一种爱,一种人与自然动人的和谐。 沉浸在朱哲琴的歌声里,我的眼前浮现出了一幅幅优美的画面,夕阳中丹顶鹤信步轻舞,轻风中丹顶鹤引颈鸣唱……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