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湿地》电子读物
《国家湿地》第五十六期
《国家湿地》第五十五期
《国家湿地》第五十四期
《国家湿地》第五十三期
《国家湿地》第五十二期
《国家湿地》第五十一期
《国家湿地》第五十期
《国家湿地》第四十九期
《国家湿地》第四十八期
《国家湿地》第四十七期
《国家湿地》第四十六期
《国家湿地》第四十五期
《国家湿地》第四十四期
《国家湿地》第四十三期
《国家湿地》第四十二期
《国家湿地》第四十一期
《国家湿地》第四十期
《国家湿地》第三十九期
《国家湿地》第三十七期
《国家湿地》第三十六期
《国家湿地》第三十五期
《国家湿地》第三十四期
《国家湿地》第三十三期
《国家湿地》第三十二期
《国家湿地》第三十一期
《国家湿地》第三十期
《国家湿地》第二十九期
《国家湿地》第二十八期
《国家湿地》第二十七期
《国家湿地》第二十六期
《国家湿地》第二十五期
《国家湿地》第二十四期
《国家湿地》第二十三期
《国家湿地》第二十二期
《国家湿地》第二十期
《国家湿地》第十九期
《国家湿地》第十八期
《国家湿地》第十七期
《国家湿地》第十六期
《国家湿地》第十五期
《国家湿地》第十四期
《国家湿地》第十三期
《国家湿地》第十二期
《国家湿地》第十一期
《国家湿地》第十期
《国家湿地》第九期
《国家湿地》第七期
《国家湿地》第六期
《国家湿地》第五期
《国家湿地》第四期
《国家湿地》第三期
《国家湿地》第二期
《国家湿地》第一期
《国家湿地》第四期

神秘湖底奇遇记
发布日期:2011-06-23浏览次数: 字号:[ ]
       水生是鄱阳湖的渔民,今年五十多岁,世代以打渔为生。如今湖里的鱼是越来越少了,儿子媳妇只好改渔为商,在县城开了一个小店,倒也可以维持生活。可水生是水上的命,依然每日在湖上忙碌着。     那天跟往常一样,水生把小船摇到湖上去收网,还未摇至湖心,就见天气突变,刚刚还是晴朗的天空,一下子变成乌云滚滚,狂风暴雨同进扑面而来。可以说水生在湖上闯荡了大半生,还从没见过这么突然而至的风雨,正在心头惊讶之际,忽见湖中掀起一股怪浪,小船被无情地吞没了,水生像个包袱似的被抛进湖中。     由于从小在水中长大,对于水水生是不怕的。可奇怪的是,水下好像有股强大的吸力,水生使劲划动手臂,可身子却被紧紧地吸引住,而且一直往下沉去。水生不由在心头大喊一声:“不好!”人就昏死过去。     也不知等了多长时间,水生才渐渐清醒过来,一看身边,黑暗一片。他爬起来活动活手脚,还好,身上没有受伤。周围有些奇奇怪怪的微弱亮光,水生顺着往前一看,不由大喜。你道他发现了什么,原来这些光竟然是那些耀眼的珠宝发出来的,而且这些珠宝不是一块两块,而是成堆成山地在那儿。水生心下暗想,不知这是什么地方,怎么藏了许多珠宝?只要自己拿上一两块,就可以发大财了。不管怎样,先还是要弄清情况再说。借着光亮,水生爬行了多时,终于估摸出这可能是一艘大船。这么说来,自己是掉进了湖底的一个沉船上了?这时,水生的脑海中一闪,莫非——           位于赣北都昌的鄱阳湖区的老爷庙水域,一直被称为鄱阳湖的“魔鬼三角区”、中国的“百慕大”,自古以来这里翻沉船只无数。1945年4月16日,侵华日军一艘2000多吨的运输船“神户九号”,装满了在中国掠夺的金银珠宝和古玩准备从翻阳湖顺长江入海回日本。哪知行驶到老爷庙水域时竟无声无息地下沉了,船上200多人无一逃生,且尸首无踪。据说八十年代美国都派人带来先进的仪器来此探宝,同样失败而回。     莫非落身之处就是那艘神秘沉没的神户九号?水生重又在船舱中搜寻起来,说不定能找到什么有用的东西来。果然,他在甲板上捡到了一面破烂的日本旗,又在一个舱中寻到了一个大笔记本。借着亮光,他看到本上记了密密麻麻的字,但一个也不认得。当然,收获最大的是水生竟然找到了一个特长的手电筒,一按开关,呀,竟还能发出一柱强光。水生这下高兴了,有了光,他不再害怕。他打着电光在船上四处瞧了一遍,真是不瞧不知道,一瞧吓一跳,船上不但全是珠宝,而且还有许多枪炮弹药。     此时,水生肚子已饿了,首要的问题是尽快找到出口,否则抱着珠宝也是饿死呀。水生决定下船来寻找生路,他身上除了带上那本笔记本外,没有动那些珠宝。没有找到出路,要那珠宝又有何用?等找到了出路,再回头拿也不迟吧。           船前面好像是个长长的洞穴,水生感到意外。洞穴高处有上十米,低处只容得一人爬过。水生纳闷的是,既然船在这里沉没了,那么船上的人怎么不见一个尸首呢?再说,这样一个密封的洞穴里,自己是怎么跌进来的呢?这一系列的疑虑,水生实在想不明白。     好在手上有了手电筒,水生可以小心翼翼地往前行走。走着走着,他突然感到脚下下滑,差点跌倒,不由低下头一看,妈呀,原来脚下竟是一具尸骨,尸骨的手上还死死抱着一堆金银珠宝。断断续续的,路上不住有尸骨挡路,大概有二百多具吧。他们无一例外地身边都撒满了珠宝。水生终于明白,那船上的人都是带着珠宝逃命的,可他们没有一个能逃过劫难。此时,水生心中不由害怕起来,幸好自己没有带那珠宝出来,否则恐怕也是在劫难逃。     地洞的曲折程度,跟水生先前在电视上看到的许多洞穴差不多,甚至还有暗河。要不是从船上捡到了一个救命的电筒,水生大约也会葬身暗河的。大约走了两个时辰,水生忽感前面豁然开朗起来,且亮如白昼。水生心中大喜,自己终于走出了魔窟,就要返回人间了。 空阔处越来越大,有花草树木,田园屋舍。也不知此处是什么地方?那村子草房居多,也有石屋,但没有鸡飞狗跳的村落景象,倒显平静如水,一派祥和。水生迫不及待地敲开一家屋门,今人惊讶的是,起来开门的老者竟然穿着怪异的古人装束。看到陌生的水生,老人同样用惊奇的眼光打量着他。水生开口问道:“请问此处是什么地方?”老者道:“无名无姓。”怎么会呢?水生以为老人故意不愿理他,忙说:“实在是打扰了,我是一个遇难的渔民,沉落至此,想找到回家的路。”老者同样不解地摇了摇头,半晌才说:“此处是我们的天下,天下就是此处。”水生听后一思索,大惊失色道:“莫非此村没有出路?”老者点了点头道:“是的,先生是第一个外来人,想必前生有缘!”水生一下跌坐在地。怎么会是这样呢,怎么还有这样一个世界? 老者扶起他,把他让进了屋。屋子很简陋,看不到任何现代化的东西,真是一个远古的村庄。接下来老者开始给水生做饭,水生早就饿了,狼吞虎咽了三大碗才放手。吃过饭,老者对水生说:“睡吧。”水生不解地问:“这大白天的睡觉呀。”老者却说:“我们这儿永远都是这个样子的,现在是睡觉时间嘛。”水生尽管有许多疑问,但还是跟着老人一起睡下了。     第二天,老者带着水生去见了村庄上的其他人,有男有女有老人孩子,人口不过百,与现代人无异,只不过是服饰不同没有现代化工具而已。他们和睦相处,生活俭朴,是一个真正的远离现代化的远古村庄。 水生落脚在老者屋中,有时也参加他们的劳动,空闲下来就讲外面现代化的世界的事情,小村的人们听得如坠云雾之中,特别对水生手中的那把电筒,感到神奇非凡。 慢慢地水生也从老人的口中了解到他们祖上的来历:也不知什么年代,老者的祖先也是在湖上捕鱼的渔民。有一天,突遇怪风奇浪,祖先夫妇被同时卷入湖底,一下子就落在了现在的这个地方。从此以后,他们开始繁衍生息,一代一代传到今天。由于没有文字记载,他们的历史只靠口头代代相传,有的东西也只是模糊不清的记忆了。     虽然在这湖底的古村生活得安乐详和,但时间一长,水生还是十分思念外面的世界,特别是自己的亲人。一有空闲,他就四处转悠,幻想能找到一条通往外面的通道。但总是徒劳。古村方圆不过二三里,四周都是铜墙铁壁般的岩石,天空永远都是那么一种灰色,见不到太阳,当然更不会有月亮。 眼看着过去一个月了,水生真是心急如焚。那天他伤心地坐在一座岩壁下,忽然一种奇怪的声音悄悄在耳边响起。他把耳朵紧贴在上面,这下听清了,竟然是火车的鸣笛声。好似一道炸雷,水生的心头蓦然一振。以此来看,石壁那边肯定就是自己想要回去的世界了。那么唯一的办法就是打穿石壁,就可以走出去了。 问题是如何才能打开这扇大石门呢?古村的人们使用的都是一些原始的劳动工具,根本不起作用。这时,他想起了自己跌下来的那条宝船,里面不是有许多枪炮弹药吗,何不取来一试?他把这个想法告诉了老者,老者不相信会有这么厉害的东西,最后经不住水生的苦苦请求,终于答应派10个男人跟他一起去取炸药。     现在,走这条洞穴对水生来说是轻车熟路了。他在前面打着手电筒带路,十个男人紧随其后。花了两个多时辰,水生顺利地取来了炸药。先前在生产队时,水生也放过一些开山炮,懂得些这方面的知识。他指挥着众人在那岩壁上挖孔填药,足足忙了两天。     这天,他早早地起了床,点响了通往外面的世界第一炮。随着一阵震耳的轰鸣,岩壁被炸开了一个大缺口。在村人们的惊讶中,水生又放了第二炮第三炮第四炮。当第五炮轰响的时候,真是石破天惊!水生惊讶地看到了一个丈余宽的洞口显现出来,一丝耀眼的阳光直射进来。古村的人们目瞪口呆,谁也没敢乱动。只有水生高兴得跳了起来,大喊:“成功了!成功了!”一边喊,一边从里面冲出来。 这时,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当水生闯出石门的一瞬间,他的手被一只锃亮的手铐铐住了。只听得领头的那人喊道:“大胆的狂徒,竟敢在光天化日之下炸毁国家铁路!”水生这下低头一看,糟了,脚下真的是一条铁路,旁边震塌了一大块。不过,见到了久违的世界,水生还是感到万分高兴。可让他感到不可思议的是,此地竟然离翻阳湖有千里之遥。     当水生把自己的这段奇异的经历讲出来时,所有的人都认为他在编故事开脱罪责。水生说你们不相信可以,我带你去看看就知道了。水生转回身,一下子傻了眼:背后哪有什么洞口,除了连绵不绝的大山和坚硬的岩石外,没有任何炸开的痕迹,更不要去讲什么湖底宝船和远古村庄了。难道这一切是做了一个梦?这时,他想到了身上的手电筒和笔记本,把这两件东西交给他们说:“这两件东西是我在船上捡到的,你们可以考证。”     很快,那两件东西被送到有关研究者手中。他们证实,手电筒确实是日本在四十年代生产的东西,而那个笔记本的价值更是不得了,是一个叫寅田太郎的军官记录了那艘“神户九号”上的金银珠宝的清单,以及在中国掠夺的详细地址和说明。又一个历史证明重见天日了!     水生先是被他们送到了有关部门和机构做了这样那样的检查,然后被送回了家。后来,有个记者把他的离奇经历写成了一本书,据说十分畅销。而那个翻阳湖老爷庙水域的魔鬼三角区呢,再次掀起了一股冒险热、寻宝热、考证热……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